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好搜小说 > 奇幻 > 祸害大清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运气问题

祸害大清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运气问题

作者:吴老狼 分类:奇幻 更新时间:2019-11-21 22:09:24 来源:笔趣阁info

韩大任和韩元任两兄弟被全节押回九江城的时候,迎接他们的,自然是全城吴军将士复杂的目光,有愤怒的目光,有鄙夷的目光,有幸灾乐祸的目光,也有大失所望的眼神,不过更多的目光中,携带着的则是或多或少的怜悯。

在无数道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韩大任和韩元任两兄弟简直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只是后悔自己兄弟为什么没有当场自刎,为什么还要接受全节的救援,跟着全节回九江城来受这样的耻辱?但是好不容易才把韩大任兄弟从清军追杀中解救出来的全节却毫不留情,一边让已经只剩下三千多人的韩大任军将士到驻地休息治疗,一边亲自押着韩大任兄弟赶来吴军指挥部,交给卢胖子治罪。

到得吴军指挥部大门前,收到消息的卢胖子早已派出心腹亲兵肖二郎到门前迎侯,见面之后先是行了一个礼,又向全节和韩大任兄弟说道:“全将军,两位将军,我家少爷在大堂里等候你们已经很长时间了,请进吧。”

全节答应,正要进门,那边韩大任却怯生生的说道:“肖将军,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当然可以。”肖二郎点头,不待韩大任说话,又抢着说道:“不过韩将军你如果是打算让我帮忙,替你们找来两根绳子和两根荆条,那就免了。我家少爷说了,这一手太老套了,麻烦韩将军想一点新鲜的。”

韩大任和韩元任两兄弟的脸一起都白了,既惊奇于卢胖子的未卜先知,又明白卢胖子这次是绝对不会轻饶自己兄弟了――别看自己兄弟和胡国柱沾着些亲戚关系,这样的事卢胖子即便杀了自己两兄弟,在平西王府中处事一向还算公道的胡国柱也不会有半点闲言,对军纪无比重视的吴老汉歼更会高举双手支持。

绝望之下,韩大任兄弟也死了负荆请罪的心思,老老实实的随着肖二郎和全节进了大门,又来到卢胖子发号施令的议事堂前。这时,肖二郎又吩咐道:“两位韩将军,我家少爷有令,请你们在这里跪等,一会他再传你们进去。”韩大任和韩元任不敢违抗,一起老实跪下,战战兢兢的等待卢胖子宣布处理结果,全节则随着肖二郎进到大堂,向卢胖子禀报援救韩大任兄弟的前后经过。

不断有吴军将领闻讯赶来查看情况,但韩大任兄弟平时里持才自傲,又喜欢争功抢功踩着同僚往上爬,与大部分的吴军将领都处得极其不好,所以到场的吴军将领人数虽多,竟然没有一个人表示要为韩大任兄弟求情,全都是看着热闹耐心等待卢胖子的处理结果,不少人还冷笑连连,满脸幸灾乐祸。而韩大任兄弟更是尴尬,额头紧贴地面,脸上臊得滚烫,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韩大任兄弟等了许久没等到卢胖子的处理决定,却把这两兄弟的死对头高得捷、高洪宸堂兄弟等了回来,进得大院时,韩大任兄弟偷眼看到,高家这两对堂兄弟都是满身血染,沾满汗渍、血污和尘土的国字脸上却尽是开心笑容,卢胖子也亲自迎出大堂,向高家两兄弟拱手道喜,“大节兄,洪宸将军,听说你们这次不仅是打了胜仗,还是打了大胜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全赖卢兄弟神算,赵国柞老儿果然把新征士卒全部布置在了中军大队,让我们杀了一个痛快!”高得捷大笑说道:“斩首至少七千以上,我军损失不到三百,南昌满狗的粮草、辎重和军器也全被我们烧了一个干净!”

“末将亲手砍了三个满狗总兵的脑袋!”高洪宸一亮手中提着的人头,双手捧起向卢胖子笑道:“请大将军赏收!”

话音刚落,在场吴军众将已是一片欢呼恭喜之声,卢胖子也是大喜过望,当场宣布道:“好,快来人,把这三个满狗总兵的人头挂到城门上去!再传命令,随大节兄和洪宸兄弟出阵的三千将士,重加犒赏,每人赏银二两……,不,三两!阵亡的弟兄,抚恤按三倍算!”

“末将等代弟兄们向大将军致谢。”高得捷和高洪宸兄弟赶紧行礼道谢。卢胖子则大笑着去扶高得捷和高洪宸,笑道:“两位将军千万不要客气,如果不是担心军用不足,我还真想多赏一些。来来来,你们两位快请进大堂坐下休息,我这就让人为你们安排庆功酒宴,顺便商量如何向王爷奏捷,为你们二位请功请赏。”

高得捷和高洪宸兄弟大喜答应,忙随着卢胖子一起进堂,卢胖子又向在场众将笑道:“都别楞着了,都进来陪两位高将军喝一杯吧。”吴军众将欢呼答应,赶紧随着卢胖子和高得捷兄弟进堂,卢胖子则从头至尾都没有看一眼韩大任兄弟,只是与众将嬉笑进堂,留下又累又饿又渴的韩大任兄弟在院中继续跪侯。

庆功宴一直从下午折腾到天色全黑才结束,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也一直跪到了天色全黑,期间既没有人出来对他们两兄弟说一句话,也没有人在卢胖子面前为两兄弟说一句话,更没有人给他们两兄弟递一杯水或者递一块馍,饿得眼冒绿光,渴得嗓子冒烟,跪得四腿发麻,几次失去知觉,痛苦万分。但卢胖子还是当他们两兄弟象不存在一般,根本不加理会。

庆功宴结束,当场颁赏了对高得捷兄弟的金银奖励后,卢胖子又亲自领着吴军众将把高得捷兄弟送出大堂,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高得捷才象刚刚发现韩大任兄弟一样,一努嘴,看似随意的问道:“卢兄弟,他们,怎么办?”

听到这话,韩大任兄弟都是身体一震,卢胖子则十分随意的答道:“一会再说吧,大节兄你们也很累了,早些回去好生休息,其他事明天再说。还有其他将军,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注意巡哨查岗,别让满狗钻了空子。”

吴军众将一起答应,簇拥着高得捷兄弟有说有笑的出门而去,卢胖子面带微笑的目送他们出门,直到吴军众将全部走光了,卢胖子才收住笑容,转向韩大任兄弟,冷哼道:“起来吧,进二堂里说话。”

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颤了几颤,挣扎着想要站起,刚一动身却一起瘫在了地上,卢胖子也明白他们跪的时间过长,便向肖二郎一努嘴,肖二郎会意,领着几个亲兵上前,两个搀一个把韩家兄弟扶起,跟在卢胖子背后穿过杯盘狼藉的大堂,进到干净齐整的二堂。卢胖子当中坐下后,韩家兄弟本想挣扎着跪下,卢胖子却极不耐烦的说道:“跪不了就别跪了,二郎,把他们扶了坐下,再给他们两杯水。”

肖二郎等人依令而行,先是扶了韩家兄弟坐下,又给他们两兄弟端了两杯水,直到韩家兄弟狼狈而又飞快的把水喝完,卢胖子才冷冷问道:“韩大任,韩元任,你们两兄弟,可知罪吗?”

“末将知罪。”韩家兄弟抢着沙哑着答应,又挣扎着一起跪下,韩大任颤抖着说道:“末将罪该万死,请大将军处置,末将绝无怨言。”

“知道我为什么不当着众将的面处治你们吗?”卢胖子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面面相觑,半晌才一起小心翼翼的答道:“末将不知,请大将军明示。”

“我就知道你们不知道。”卢胖子冷笑一声,忽然提高声音,哼道:“亏你韩大任还有脸想和我争征东大将军的位置,既然你把我当成了目标,当成了竞争对手,那么和我在一起,天天看天天听,就是一个刚学说话的小孩子,恐怕也学到不少东西了吧?”

“什么……,意思?”韩大任算是彻底被卢胖子骂糊涂了。

“瞧你们两兄弟那嚣张气!”卢胖子继续骂道:“为了急着往上爬,平时里见功劳就抢,见困难就让,挑瘦选肥,宁死不吃亏,拼命占便宜!我可以不计较,可东征大军这么多弟兄,能不记恨吗?要找死,也不是你们这么个找法!你们自己摸着良心说一说,我如果当着所有将领的面,宣布把你们两兄弟斩首示众,有几个人会为你们求情?有几个人会肯舍命救你们?!”

骂到这里,卢胖子顿了一顿,又骂道:“退一万步说,就算我肯饶你们,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再这么继续下去,等到了将来,到了两军交战的战场上,迟早也会被人砍黑刀,被人打黑枪!两个蠢货!明白没有?”

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赶紧冲着卢胖子连连磕头,大哭说道:“大将军教训得是,大将军对末将兄弟的苦心,末将兄弟全明白了!末将等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违反军令了,再也不挑瘦选肥了,也再也不敢和大将军争了。”

“你们以为,我会怕你们两兄弟抢我的征东大将军宝座吗?”卢胖子又冷哼道:“你们以为,王爷选我为东路主帅,是因为我会拍马屁会讨好吗?错了!我告诉你们,你们两兄弟如果还只想着踩着别人往上爬,我就算把征东大将军的位置让给你们,你们也坐不稳!”

“末将再也不敢了,末将永远都不敢了。”韩大任嚎啕大哭说道:“大将军的宽广胸怀,宽宏肚量,末将敬佩万分。从今天开始,末将如果再敢对大将军半点不敬,叫末将惨死于乱刀乱箭之下,死无葬身之地!”

韩元任也是连连磕头,大哭致谢,对卢胖子的肚量与细致既是感激,又是敬佩。卢胖子则哼道:“敢不敢是你们的事,改不改也是你们的事,反正我对你们两兄弟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再有下次,你们两兄弟旧病再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你们了。”

“谢大将军不杀之恩,谢大将军不杀之恩。”韩大任也不笨,很快就听出了卢胖子的弦外之音,赶紧磕头说道:“请大将军放心,末将到了战场之上,一定誓死杀敌,将功赎罪,以报大将军的再造之恩。”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吧。”卢胖子叹了口气,转向肖二郎吩咐道:“二郎,把他们领下去吧,先让厨子给他们弄些吃的喝的,等他们吃完了喝完了,带领他们去各领五十军棍。打完了,再带他们去见朱神医敷药。”

最后,卢胖子又把目光转向韩大任兄弟,再叹一口气,柔声说道:“尽快把伤养好,大战就快来了,到了战场上戴罪立功,让大家重新看你们兄弟。”韩大任兄弟泪流满面,也不说话,又一起向卢胖子磕了三个响头,最后才艰难爬起身来,抹着眼泪随肖二郎下去用饭受刑。

韩家兄弟前脚刚走,卢胖子的心腹师爷王少伯就捧着一堆公文从后堂踮了出来,先看清楚韩家兄弟已经走远,然后才象卢胖子笑道:“东家,好手段啊,韩家兄弟只要稍微还有一点良心,以后对你说什么都得死心塌地了。其实不光他们两兄弟和所有将领,就连学生,也认为你这次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三个原因,不能杀韩大任。”卢胖子平静说道:“第一,韩大任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文武双全,只是运气不好,碰到的对手太厉害才连连吃亏。第二,韩大任是胡国柱的外甥,胡国柱是我长辈,又对我还算不错,我不能不给他一点面子。第三,如果杀了韩大任,以后高得捷那里,我就不好说话了,高得捷是王府老人,资格比我老得多得多,我现在位置居他之上,他之所以没有对我流露不满不敬――说实话,是托他这个对头韩大任的福。”

“还是东家考虑得周到,故意让韩大任兄弟跪了半天,受了那么多羞辱,我军将领对他们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东家你这会再给他们俩兄弟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其他人也没话说了。”王少伯满面笑容的拍马屁道。

卢胖子笑笑,并不说话,因为卢胖子不肯杀韩大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韩大任摆明了是吴老汉歼派来监视和掣肘自己的,自己行军法杀了韩大任容易,吴老汉歼也无可指责,但心里肯定会生出猜忌提防,这对于还没有完全脱离吴老汉歼控制的卢胖子来说,显然是一个十分不智的决定。

“东家,学生也是事后才想到一个重要问题。”说了几句闲话,王少伯转入正题,说道:“昨天韩大任私自出击,我军将错就错伏击南昌满狗,虽然一败一大胜占了不少便宜,但是这么一来,东家你诈伤诱敌的计划,很可能就此暴露了啊?满狗会不会怀疑你是诈伤,因此放弃攻打九江,导致我们诱敌于九江城下决战的计划失败?”

“关于这点,我前天晚上在制订将错就错伏击南昌满狗战术的时候,也没考虑得十分仔细。”卢胖子说道:“不过还好,我已经想好了一个补救的法子。你马上提笔,用伊坦布的口气给彰泰写一封信,再让彰泰派那个邱升送过湖去。”

“信怎么写?”王少伯迫不及待的问道。

卢胖子答道:“在信里用伊坦布的语气告诉彰泰,昨天的南线大战情况是这样,韩大任和高得捷为了争功,乘着我重伤无法治军的机会,背着我各领一军出击,结果韩大任中了赵国柞的埋伏,高得捷故意不肯救援,又无意中伏击南昌满狗的步兵成功。高得捷和韩大任回到九江城后,又因为高得捷不肯救韩大任的事闹得不可开交,我重伤将死,无力压制,九江城中的内讧局面已经一触即发。至于这个消息为什么没能及时送到鄱阳湖东岸,就用我军两支军队私自出城作战后严密封锁城池的借口吧。”

“信倒不难写,但满狗会上当吗?”王少伯将信将疑的问道。

“试一试吧,除此之外,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卢胖子苦笑,又很欣慰的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重伤将死的消息,肯定被彰泰那个蠢猪当成救命稻草送到燕京城里去了,而满狗皇帝收到这样的奏报后,肯定会命令安庆满狗和南昌满狗反攻九江,歼灭我们这支群龙无首的东征大军,打击我军六路出击的势头气焰――我能想到这一点,希尔根也肯定能想到这一点。”

“他想到了这一点,就一定不得不顾忌就此收兵的后果。”卢胖子语气阴深的分析道:“现在我究竟是否已经重伤,并无确凿证据,希尔根如果就此收兵,不仅众将不服,将来万一证明了我确实已经重伤将死,满狗的麻子皇帝也肯定不会放过他,还会有无数的小鞋和黑锅等着他。所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希尔根至少要把军队带到湖口,等更进一步确认了我的伤势,然后再决定是否渡湖攻城!”

“有道理,东家果然高明。”王少伯点头,又笑道:“还有那个满狗贝子彰泰,为了自救也为了赎罪,也一定会心甘情愿的相信东家真的已经重伤,拼出命来鼓动希尔根上当受骗。”

“希尔根老儿老谋深算,彰泰小儿的话在他面前就是狗屁,他肯定不会听。”卢胖子双手拇指按住眉头,沉吟着说道:“诱敌于九江城下决战的计划能不能完全成功,现在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就是希尔根老儿也无法一锤定音。我们能不能成功,希尔根老儿会不会放弃攻打九江……,说实话,得看运气,看天意。”

“看运气?”王少伯笑了,说道:“东家,你平时制订战术战略的时候,可从来不考虑运气这一条,今天怎么转姓了,说要靠运气了?”

“这次确实得靠运气啊。”卢胖子叹了口气,喃喃说道:“满狗皇帝的态度,希尔根麾下众将的态度,还有我军其他五路大军的进展,牵一发而动全身,都有可能影响到希尔根老儿的决策,这些事情,又有那一样是我所能左右影响的?不过还好,就算诱敌于九江城下决战的计划彻底失败,我也还有先打南昌后打安庆这步棋可走,但是希尔根老儿,恐怕就没有放着南昌不管,独自领军撤回安庆的胆量了。”

卢胖子的运气似乎一向都不怎么样,尽管伊坦布按着卢胖子的要求,又派那个至今还蒙在鼓里的邱升连夜渡湖,把卢胖子的书信送到了鄱阳湖对岸的清军营中,但是邱升这一次却一去不回,没再返回鄱阳湖西岸。而到了第二天下午、同时也是二月初一的下午,派往长江下游侦察的吴军斥候船回报,二月初一这天清晨,已经抵达了彭泽的安庆清军忽然停止西进,选择了就地驻扎。

如此一来,卢胖子就是用脚指头分析,也能猜到其中原因――在收到赵国柞军惨败的消息后,希尔根老狐狸肯定已经开始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在诈伤诱敌!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