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好搜小说 > 玄幻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175敌不动我不动

我家师父总撩我 175敌不动我不动

作者:恰病娇少女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14 10:16:03 来源:三七中文

敌不动我不动

“莫二姐,要死了啊!”

甄禅杰很是狐疑的看着被抛在草坪之上的金柄伞,心有余悸的惊恐万状,借着那银痕似的雷电,噼里啪啦的滋滋,冒着一股湿焦味。

甄禅杰扯着衣袖很是狼狈的窜到莫盛窈身后,稚嫩面容惨白不少,一个劲的喊着:“冒烟了啊…”他眼睛一直没离开草坪上袅袅白烟,嘴角都有些泛白。

许木心只身在一旁立着,指尖的麻木感渐渐蔓延开来,连着指缝都些刺痛,轻微的蹙了下眉。

莫盛窈是以极其温柔的态度安抚甄禅杰,摸了摸他的头。

槐妙仍是不太懂这其中的缘故,疑惑的看着莫盛窈:“这是怎么回事?”

莫盛窈含着笑,抖擞了身上的衣裳,抬眼看向许木心,微微翘起下颌:“承蒙公子救命之恩。”

金柄伞虽然奢侈,不知是谁起哄推崇,殊不知这是雷雨天禁忌,要是没有当时许木心那一挥,恐怕那草坪上的炭焦便是他们的下场。

莫盛窈想着这些,更是对许木心大开眼界,只是笑着并不多解释,倾身兜着小着步子走到许木心身边:“公子莫要在推脱,我这是在尽医者的本分。”

许木心手一抽被莫盛窈拿起,她只是仔细的端倪着许木心的一双玲珑般修长的指尖,只是一瞬,许木心就收腕到衣袖里。

莫盛窈倒是没多说什么,心里感叹着许木心的这不谙世事的样子,委实有趣的紧,便噙着悠长的笑意:“公子费心了,如今雨势甚大,不如去亭心坐坐?说不准甄姐也会去那躲雨!”

许木心没多言,莫盛窈就当他是默认。甄禅杰还是心里突突的。

扯着莫盛窈不放,这一度叫莫盛窈嫌弃之至,没有雨伞,她衣衫尽湿,完美身材更是凸显出来。

许木心见状,扯下身上披风给莫盛窈裹上,刚要回身。莫盛窈就迅的把住了许木心的手臂:“一起走吧,这样贴着,公子也会暖和一点的。”

许木心幽深莫测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抗拒及时很好掩饰。

但是还是叫莫盛窈观察出个所以然,莫盛窈心里也曾狐疑过许木心是不是一个伪君子。

不过到现在还是捉摸不透,便姑且放下,终是扯的更紧。

许木心目光一转,指腹将莫盛窈歪到肩膀的披风拽紧。

他是觉得天下所有的女孩子都应该是用来疼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他还是躲开了。

“姑娘有一披风足矣,不用顾忌我。”许木心快着步子。

甄禅杰摆着两双手臂又凑到了莫盛窈的身边,困惑的看了眼许木心,学着许木心也把自己的披风脱下十分猛撞的给莫盛窈盖上。

莫盛窈始料未及,偏过头眼神都有些恍惚,只见甄禅杰一把抓起莫盛窈的手握的紧紧的,他似乎没发觉什么还是兴高采烈的笑着:“我的这个肯定比那家伙的适用,莫二姐你就盖着吧。”

莫盛窈点头示意,只是看见甄禅杰在她面前还是没有离开的样子,便掩唇笑道:“还有什么事儿?”

甄禅杰灰里灰气的稚嫩面容显得有些抓狂,一双手握的更紧了,似有意提醒莫盛窈,甄禅杰主动挽住了莫盛窈的手肘。

莫盛窈心里不禁冷笑,真是个蠢货,不会以为随便一个破披风就会让自己投怀送抱吧。

“槐妙把伞给杰少爷莫要让他淋到雨!”莫盛窈正巧抬手挣脱了甄善美,而后一副‘为了甄禅杰好’的样子笑道:“你要是冻个好歹二姐会心疼的,乖去打伞去!”

甄禅杰接回槐妙的伞,手都哆嗦。

莫盛窈就是了解这个蠢货一定会在自己面前装冷静,其实胆子小的不得了。

说到底,还是被刚刚那一幕吓着了。

槐妙小眼睛潸潸动人,抖了抖身上的水滴,跟在莫盛窈后面,特别直性的撇了一眼甄禅杰,小声嘀咕:“登徒子,又想占公主便宜。”

撞上莫盛窈那斜向自己的眼神,槐妙很是不情愿的闭上了嘴,将头偏向一边。

亭心哪方,因为雨势浩大原有的席位已经被雨水打湿,放在桌面上的香炉里附着着青烟泥,一帘幽梦来形容在合适不过。

知道臧笙歌对这鬼天气的抗拒,金和银尽可能十分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身边将臧笙歌搂得紧紧的,可能这就叫做‘爱的抱抱’。

臧笙歌却还是眼含冰霜,没有丝毫缓解,金和银就很是幼稚的抬起头对昏昏沉沉的天气谩骂道:“有完没完了,下…下个不停,憋回去!”

金和银尽可能在这阴暗的鬼天气找些乐子,明明一双机灵的小眼睛生生变的奶凶奶凶,看臧笙歌的时候生不逢时的又扯出些坏笑。

果然,这万事都是与金和银反着干的,雨势倒是没有要停的意思,闪电却来凑热闹,划向天际。

金和银此时心里是懵懂的,她一直想啊想臧笙歌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乌鸦嘴啊,或者他会不会生气啊。

废话,能不生气么!好歹臧笙歌正在竭力的掩饰着自己对雨天的恐惧,不夸张的说,金和银从未觉得一说一个准是多大的殊荣,相反,她觉得臧笙歌好似被吓愣了。

反正在怎么掩饰都已经是定局了,金和银干脆不去安慰臧笙歌。

臧笙歌一双眼睛像是混了冰碴子一样,堪比这周围雨势凄冷,往下降的雨珠好像凝在半空了。

身躯一动,金和银无意识的往后退去,弯肘侧身看着臧笙歌,可是在臧笙歌眼里就跟闹着玩似的。

金和银眼睛眨呀眨,小手臂弯一弯,露出一个要打架的样子,刚举起手,臧笙歌就钻进了某银的怀里。

两具身体相互碰撞,成功的把金和银的耳朵给熬红了,努力保持着平衡,金和银弯着身子稳住那要摔倒的感觉,指尖死扣着他的衣角。

金和银眼睛瞪的大大的,这才将手指松开,像的僵直了一样立在原地,柔柔的呼吸云里来雾里的飘在金和银的耳边。

臧笙歌蜷在金和银怀里左顾右盼还半天最后悄悄的给金和银来了句:“我准备好了。”

金和银硬是没懂,只是衣衫好像要被扯碎了似的紧的难受,后来迎刃而至的轰隆声伴着臧笙歌身体一缩。

撞的金和银那叫一个怀疑人生,感觉肩膀都要散架了,心里埋怨臧笙歌这是使了多大的劲:“这不有我在,随意靠着,别太害怕就行。”

甄善美被莫初搀扶着已经在亭心坐着了,大眼瞪小眼最后很是默契的捧腹大笑起来。

莫初拿起香炉盖颇有副大侦探的样子,捻了一指尖的碳灰放在鼻子下边闻:“可能淋淋更暧昧。”

“可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太对头呢?”甄善美和莫初唱反调,挪目看着雨中金和银一点点的轻抚着臧笙歌的后背。

臧笙歌真的被那雷声吓的不轻,虽然极力掩饰但是还是被惊的唇纹发白,一身冷汗被雨水搪塞过去,才没有在旁人面前露出笑柄。

莫初顺手将指腹上残留的碳灰往桌面涂鸦,晃着身子像一个大闸蟹,同泼妇甄白扯:“还有更刺激的…”

莫初精光一闪就想到自家小姐姑爷在雨中相互靠近,然后两人的唇就这样慢慢的贴近…

快要吻上的时候,莫初觉得后脑勺一痛,十分不耐烦的回过身,瞬间就蔫了。

就不能让莫初安安静静的脑补完这一切?可是谁叫莫初的面部表情那么的不尽人意。

金和银还是垮着臧笙歌,毫不犹豫的将巴掌拍在莫初的后脑勺上,眼睛微眯着打量着莫初,想着他当时那不言而喻的面部表情。

“你们扯什么呢”金和银十分广义的问了一通。

只见甄善美耸了耸肩,特别鄙夷的看着莫初然后歪过头闭目眼神,毕竟这身子骨被雨淋的已经不中用了还不得养养。

不知道为什么,金和银总是觉得莫初眼神怪怪的,也不晓得他扯什么皮,最后干脆揪着莫初的衣裳将他拉到跟前:“我指使不动你了是不?”

想想金和银这小身板,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的拖着臧笙歌,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莫初为了赶紧息事宁人,赶紧过去挽着臧笙歌的手臂和金和银一起把自己姑爷安置了下去。

臧笙歌两只手搭在桌面上,低着头还是有点不适,深不见底的眼睛迟疑的瞧着地面,往旁边一挪目,才发觉小银子一双手放在小腹上垂着。

臧笙歌眼神下移,就看见金和银整个人蹲在了自己跟前,她试探的将双手贴在臧笙歌微微下沉的脸上。

“在忍耐一会儿吧!”金和银如有若无的像旁边打量,语气温柔中带着笑:“我觉得这雨应该快停了!”

臧笙歌有点悲悯的抬了抬头对上了金和银那循循善诱的眼波,而后一转看见某银嘴角上的纹路,轻地一笑。

藐视么!金和银想不出来为什么会这样,很是生气的抬手钳住臧笙歌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下颚。

心里就感觉有一池春水一样乱搅,特别是臧笙歌还是那种敌不动我不动的那种感觉。

金和银下意识又揉了揉臧笙歌的下巴,觉得还挺有感觉,眼看着要被臧笙歌陷进去,晃了晃脑袋,金和银很是正直的反问道:“不许在笑了。”

臧笙歌下低眼睛,抬手摸了摸金和银放在自己下颚的指缝,停留一瞬,仍旧藐视某银,笑的更加放肆:“哦。”

“只是小银子在这么贴近我,我怕是要忍耐不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